快捷搜索:

“无人工厂”给家电制造带来新的机遇

  近期,关于发达国家推进无人工厂的报道遍布各媒体,如欧洲智能工厂研发团队开发出一系列应用于生产线的智能制造技术,日本大型货币处理机企业Glory建成机器人流水线。无人工厂到底会给家电企业带来怎样的机遇与挑战?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本期的家电纵深。近期,发达国家推进无人工厂的报道遍布各种媒体,这种无人工厂到底会给家电企业带来怎样的一种机遇和挑战呢?今天,我们邀请到帕勒咨询公司资深董事罗清启老师一起来聊一聊这个话题。罗老师,您好。

  罗清启:您好。

  主持人:罗老师,近期媒体上涌现了大批关于发达国家推进无人工厂的报道,比如像欧盟智能工厂研发团队FRAME开发一系列应用于生产线智能制造的技术,还有一些日本的企业开发的流水线。发达国家为何这么急于推进这种无人的工厂呢?

  罗清启:竞争的需要,这主要还是大竞争的需要。无人工厂有什么特点呢?它不是无人,而是工厂里的人非常的少,我们现在看工厂是什么呢?大工业生产的特点是劳动力密集,就是整个大工业发展起来之后,工厂里面的人很多。如果我们在工厂里面没有了人,就意味着农田里也没有人了,为什么呢?因为它也完全可以实现机械化。

  我有这样一个记忆,共产党宣言是对第一次工业革命的呼应,它制造了全球的贫富不均等,是对第一次工业革命的整个社会人文的呼应。现在无人工厂是什么呢?无人工厂实际上是对中国制造业控制成本能力的一个呼应,就是中国现在成本的控制是世界一流的。你会发现处在高成本区而又缺人的发达国家像北美、欧洲、日本,正把无人工厂搞得如火如荼。我们经常看到我们人口红利减少,怎么减少的呢?无人工厂正反映了我们人口红利的巨大能力。

  主持人:目前发达国家纷纷出台了政策去支持这种智能制造的发展,比如美国先后推出了制造业促进法案,包括五年出口倍增计划,您如何看待这种发达国家对待无人工厂的态度呢?

  罗清启:这是一个国家战略,是一个大博弈,为什么呢?当中国成为世界工厂的时候,原来的工厂包括发达国家的企业都往中国搬,而且不搬不行。不搬,成本太高,大家都把工厂往这里搬也出现一个问题。就是整个原材料、整个的技术、整个的创新能力、整个的金融话语权都往中国集中,为什么呢?因为一个国家拥有大量的货品,就在会在金融上产生大量的金融话语权,这毫无疑问。

  现在我们看到,发达经济体的失业虽然有经济阶段性衰退的原因,但很大原因是因为你把工厂搬走了,现在的发达经济体变成完全的知识中心,它没有制造中心了,但是你会发现,完全做知识中心的时候,如果你没有产业的实践,这种知识创造的东西也是岌岌可危,手里光剩下金融工具了,这是很可怕的,所以无人工厂反映什么呢?反映发达国家经济体在背后搞的东西再工业化。你看奥巴马竞选策略里有这样的主张,我们要再工业化,再工业化干什么呢?就是把劳动机会拿回来,就是这样的概念。

  主持人:就是它也变相地反映了发达国家在制造体系的一种衰退吧。

  罗清启:是的。

  主持人:据联合国统计,全世界65岁以上的人群现在已经超过了5个亿,到2050年,这个数字将会变成15个亿,人口老龄化速度加快将使劳动力供应快速的萎缩,全球家电企业面临着严重的用工荒的问题,无人工厂的模式是否会破解用工荒的问题呢?

  罗清启:这是一种路径。我为什么说它是对中国成本控制能力的一个反弹或者一个回应呢?但这仅仅是一个方面,无人工厂并不仅仅是替代劳动力这么简单,而是你的创新能力。我觉得现在发达经济体里存在一个问题。就是人口老龄化的现象严重,中国人口老龄化也有这样的问题,但是我们的人口基数大,我们在职劳动力它的绝对数额还是比较大的。如果我们去掉发达经济体的人口老龄化,它的劳动力也是昂贵的,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发展的梯级层次。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它也不是鼓励人口多生产就能解决的。对中国来讲,它是世界工厂,是真正的世界级工厂,从工业发展开始到现在,没有一个国家达到中国所承担的全球劳动量以及产出的水平,。所以,它是发达经济体去解决劳动成本高、劳动人口少的这么一个努力。

  主持人:针对老龄化这个问题,我国也出台了一些相应的政策来支持工业自动化的发展,您觉得现在像无人工厂这样的模式,在中国可不可行?如果可行的话,应该用哪些措施来推进?

  罗清启:中国是人口红利最大的国家,这也是可行的。为什么?因为它是工业革命,是整个工业体系进步的一部分。虽然我们有很多人,但是不能用人力解决。为什么呢?因为产品的制造和研发这整个体系是一个系统,我们也可以把人解放出来。比如我看到很多材料讲,我们和清朝的干部编制没有可比性,这个时代的生产力水平可以养更多富裕的人,怎么去提高人的幸福指数,怎么去提高人的幸福感受,靠生产力的进步,这些东西并不是说我们有了无人工厂、有了就业的问题就有。如果我们的劳动效率在世界上是一流的,我们拿到的福利也是一流的,应该是这样的。

  主持人:金融危机爆发以后,这些发达国家呼吁要重新回归制造业,并通过发展高端制造业重构全球制造业格局,您觉得未来的制造业格局应该是什么样的发展情况呢?

  罗清启:这个我觉得很难,为什么很难呢?你会发现中国人口将近欧盟的三倍,将近美国五倍,将近日本七倍。北美整个贸易区才有多少人。所以,这个工厂,怎么讲呢?人口红利的丰富性和科技能力的丰富性中国都有,我单靠能力也能取胜,我靠设备无人工厂也可以取胜,这是劳动效率、劳动收益的一种竞赛,它不排斥手段,我们也可以搞无人工厂,是这样的。

  主持人:非常感谢罗老师本期精彩的讲解,本期节目到此结束,我们下期再见。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